Search

点开几位济南女性的购物车 看她们零点一键清空的勇气

&nbsp双十一来了。双十一其实早就来了。 &nbsp从“抢到”的可心货品还没有退的多,到跟着网红主播把一直用的品牌换掉;从跟着大人赶集置办年货,到孩子的特长培养都变成了在线上课……每个人的双十一“剁手史”,都是一部微缩的消费变迁史。 &nbsp来吧,所有女生,看看哪个故事里有你? “双十一剁手一定要买运费险” “我的购物车里常年放着周大福手作黄金系列,合计2.5万。”39岁的晓静眼睛盯着手机,手里不停地复制黏贴,往各种微信群里扔喵币二维码,期待着双十一最后能抢一把马云发的红包。“万一哪天马云帮我清空购物车了,得有压箱底的宝贝。” &nbsp这已是晓静第九年参与双十一了。“以前我是淘宝的忠实粉,后来买东西分类就慢慢明显了。”去京东抢家用电器,到网易考拉买化妆品,是近四年来晓静的固定习惯,“今年手机里又下载了拼多多。”看看晓静的手机,拼多多、京东、网易考拉、淘宝、口碑、美团几个常用的购物平台上几乎都有双十一要抢的东西。 &nbsp晓静还记得四五年前的一次双十一晚上,她刚怀孕,于是在淘宝上买了一堆孕妇化妆品、婴儿用品、尿不湿、吸奶器、儿童洗衣机等,有好几件没抢到不说,付款后的东西陆陆续续到元旦前才完全收到货,后来各种原因还退了一部分。“看着省钱了其实没省多少,还挺麻烦。” &nbsp说到退货,做了十几年“马云背后的女人”,晓静也颇有心得。“双十一买东西,一定要买运费险,因为你有一半以上的东西都有可能面临退货。”2018年,晓静买了若干件毛衣、羽绒服、大衣。最后只留下了三件,“快递员都快被我整服气了,送货三件,取货四件,绝不走空。”晓静说,头天晚上感觉啥都便宜,导致了不少冲动消费,事后又后悔,“还有的商家,趁火打劫,把平时卖不出去的东西都特价处理了,你收到货一看,根本不能用,图片P得太狠了,太迷惑人。”还好有运费险兜底,“不然光退货运费也得一二百块钱。” &nbsp尽管如此,晓静今年的购物车仍堆了上百件宝贝,等待清空,“这还是精简后的呢。”晓静说,前两天自己的一件毛衣上掉了两粒扣子,本想着去淘宝找两粒一样的配上,没找到,干脆买了6粒,想着把毛衣扣子都换了吧,看看价格,9元,店铺满20减2元。就去逛了逛这家店铺,想着买点儿针和线,凑个满减。“这一圈儿逛下来,两盒针、五卷线、九种扣子,还选了一卷松紧带,一共205元。”心有犹豫的晓静想干脆不买了,点删除的时候,又看到这家店双十一当天参加购物津贴,满400减50,可跨店。“我又精简到75元,等着双十一跨店满减,说不定还能再便宜点儿。” “我的第一次网购是用来涂下心理阴影的” &nbsp80后,似乎是特殊的一代,从前网购时代走进全网购时代,一面抱着对新事物的超强接受力,一面存有对传统生活方式的天然依恋;一边将生活交付给网购,一边悄悄怀念感慨。 “我的第一次网购,是用来涂下心理阴影的――被骗了。”1982年生人的小叶回忆自己的网购经历,那是2003年9月,大学校园刮起一阵淘宝风,小叶和室友共用一台电脑,锁定了同款靴子。“正宗头层牛皮,仅售37.8元”的字眼,现在一看就是瞎扯,当时看来却是诱惑。交易方式是打款到卖家银行账户,然后等待发货。付款后,她们几个网购“小白”等来的不是头层牛皮的靴子,而是头一次网购上当。“靴子至今也未到货。”同年10月,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宝”上线,淘宝购物有了交易担保,买卖双方之间架起了第三中立方,买家付款给支付宝――支付宝通知卖家发货――买家收货并确认――支付宝向卖家付款的闭环交易流程形成了。小叶再也没有遇上过牛皮靴那样的骗局,作为信用不错的买家,她还可以在申请退款后得到支付宝的先行赔付。 &nbsp16年后的今天,个人信用情况已经通过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分”被量化,背后是基于个人消费行为、社保、偿付习惯和能力、资产情况等等的综合分析。“世界变化得令人无法想象。”小叶感慨。 &nbsp赶大集和逛百货大楼,是小颖童年的美好记忆。“每到年节,爸妈会到百货大楼的布匹柜台前扯上几米布,再到服装区挑一套美美的童装。”赶集逛街也是小颖的一大乐事,大集上的熙攘人声,展销会上南方老板的叫卖,是那时候小颖全家买买买的协奏曲。 &nbsp后来离家来到济南,小颖有了自己的小家。跟许多同龄人一样,小颖全家的日用百货基本靠天猫、京东、苏宁,买菜、买海鲜有社区团购群;生活缴费靠各种APP;就连孩子的特长培养也成了线上支付在线上课。 &nbsp在小颖眼中,网购带来的变化可喜又无奈:小时候的“忙年”,变成了双十一的剁手;小时候的置办年货,变成了疯狂的收快递、拆包裹;小时候,买什么要看这一年家中积蓄如何,现在不必想太多,“花呗”、“借呗”随便用;小时候面对面的讨价还价,变成了盖楼、抽券、抢红包、领津贴,面对“拜托了老铁,就差你这一刀”的乞求,你不装个APP帮着砍一刀就“妨碍了人家发财似的”。 “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没力气研究规则了” “所有女生,买它,买它!”11月9日晚上,淘宝直播间里的主播李佳琦,声音已经有些嘶哑,手机屏幕这头,25岁的小琪仍是饶有兴致地观看,在直播的过程中寻找自己需要的“好物”,发现合适的便果断领取优惠券、下单,一气呵成。最近十几天,小琪晚上的时间大多这样度过。 &nbsp小琪自认是个比较理智的人,她和她的闺蜜,还专门在几天前去逛商场,就是为了去比价的。但几天的直播看下来,她还是买了洗发水、漱口水、葡萄酒、指甲油等一系列物品,甚至还给爸妈购买了一套棉服。 &nbsp小琪的购物车里,还放着一些日用品、纸巾、牙膏等物品,一旦直播当中出现更合适的价格和品牌,她就会考虑换掉它们,在直播间里购买。 &nbsp对于小琪来说,还没进入11月,她的“双十一”就已经开始了。“本来今年双十一的预算在3000元以内,但是现在已经超了。”小琪最经常看的两个主播是李佳琦和薇娅,就算前几天两个人分别在直播时出现过“翻车”的情况,她给两个主播的评价还是“靠谱”两个字。 &nbsp在小琪看来,主播们的直播是有魔力的。没有看过直播之前,她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买东西,但很快就被“打脸”了。“第一次看的时候是一种说不清的吸引力,但后来我也分析了一下原因,一方面通过对比我发现直播时的物品确实是全网全年最低的价格,因为他们会跟品牌方签协议,如果贵了要赔钱;另一方面就是他们卖的东西很多是日常用品,而且是官方旗舰店的,因为真的需要,反正都是买,那就在这买呗。”小琪说,“他们最牛的地方就是通过他们的介绍,会让你更换一直使用的品牌,今年我在直播当中买的洗发水就是之前我从来没有用过的一个牌子,主播的安利很不错,价格也不高,我就直接下单了。” &nbsp这是小琪参与的第7个双十一,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参与双十一是在2013年,随后几年,她开始认真去研究规则,计算怎么能省最多的钱,但这两年已经不会了。“学生时代空闲时间比较多,而且也没钱,但现在真不会了,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挣的钱就买买买吧,就不再难为自己研究复杂的规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