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东方智库丨乍暖还寒,韩日真能走向和解吗?

  有人说,今年以来的韩日关系与天气情况正好相反。七、八月份,同属东北亚地区的韩国和日本酷暑高温,热浪滚滚,而两国的关系却自7月初骤然降至冰点。现在两国进入深秋季节,天气开始降温,韩日关系却又出现了些许回暖迹象。      视频截图:日本7月7日发布对韩“限贸”细则(来源:央视)   韩国和日本不仅是一衣带水的邻国,而且都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军事盟国,虽然两国有历史纠葛、领土之争和经贸文化矛盾,但因同为美国紧密盟友,在东北亚地缘政治和军事安全方面有诸多共同利益,因此长期以来韩日关系总体上较为稳定,美国则出于其战略需要,一直把韩日两国紧紧地拴在一起。   但在2017年5月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后,韩日关系明显不如以前,汉城与东京从趋于冷淡变为纷争不断,今年7月双方关系恶化至公开翻脸,互相制裁,惊动了东北亚地区乃至国际社会。   韩国要求美国出面调停,但华盛顿心里有数,知道韩日两国的争端不过是“小兄弟”吵架,吵不大也闹不久。因此,华盛顿虽派出了几路人马出面,但多半是做做样子,甚至单方面施加压力。汉城应该明白,华盛顿究竟偏向于谁。不是美国没有这种调停能力,而是美国认为“火候”未到。有的分析甚至认为,汉城和东京保持一定的矛盾和紧张关系,对华盛顿没有坏处。   7月1日,日本宣布严格限制用于制造电子设备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向韩国出口;8月2日,日本宣布自8月28日起,把韩国从获得贸易便利的“白色清单”中移除。8月12日,韩国以牙还牙,宣布将日本从韩国的出口程序优惠国“白色清单”中移除;8月22日,韩国宣布终止与日本签订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两国的争端从经贸延伸到了军事领域。      视频截图:文在寅召集紧急会议,应对日本“限贸”(来源:央视)   除此以外,在7月1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韩日矛盾在韩国国内广泛传导。韩方官员对日本频频抨击指责,发出各种“严重警告”,并在韩日有争议的岛屿海域举行超常规模的军事演习;韩国的媒体加足马力,猛批日本;韩国的商家和民众更是怒火中烧,接连发起抵制日货的抗议活动,本来常常满满当当的韩国赴日航班,变得空空荡荡,韩国赴日游客锐减让日本的旅游业遭受了不小的损失。   一时间,韩日关系气氛紧张。两国领导人及外长等高级官员,无论是在联合国还是在其他国际场合,也是尽量不见面、少见面,即使不得不见面也面露愠色。   此次韩日公开互怼,看似日本先出手,其实双方的矛盾和争端早已累积。日本在宣布前所未有的对韩“限贸”措施时,几乎直言不讳地暗示,这是对韩国政府在处理当年慰安妇问题和强征半岛民工问题上的言行严重不满。   文在寅上台以来,韩国地方法院频频受理当年韩国被强征劳工要求日本企业进行赔偿的诉讼案。2018年10月底,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要求新日铁住金给予赔偿,并扣押了日本相关企业的资产。日本对此很是不满,认为文在寅政府不是不作为,就是有暗中挑动民族情绪之嫌。   今年1月,围绕韩国地方法院和大法院的接连判决,文在寅在新年伊始的记者会上表示,“韩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必须尊重判决”,日本应当认识到这是韩国政府“没办法的事”。   日本则坚称,韩国法院的判决违反了国际法,日方已经就上述问题与韩国以前的政府达成了协议,历史问题已经了结,不能再对慰安妇和强征劳工进行赔偿。而韩国舆论认为,日本不能正视当年侵略、奴役韩国的历史,至今没有真诚道歉,日本拒绝接受韩国法院的判决结果等于是在否定和推翻历史。日本要求举行日韩政府间磋商,但没有得到所期望的回应,于是日韩间的相互不信任不断加深恶变。   韩国和日本的经济,都严重依赖出口,但韩国的芯片、电子显示屏等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和出口,严重依赖日本的高端原材料,一些关键产品在世界其它地方很难找到替代品。日本明知这一点,因此对韩国采取了“卡脖子”的“限贸”行动,这对韩国的损害无疑很大。      视频截图来源:央视网   日本采取“限贸”措施后,文在寅在青瓦台多次召开紧急应对会议,并到多个经济园区、高新技术开发区和韩国出口企业视察,实地了解日本对韩“限贸”造成的严重影响。文在寅要求韩国半导体、芯片等高科技企业立足自主研发,提高国产化率,尽快摆脱对日依赖,确保韩国出口少受影响,并表示韩国要赶超日本。但这些措施对韩国半导体、芯片等出口企业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韩国的出口,本来就因贸易战和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遇到了很大麻烦,日本的“限贸”等于推波助澜,让韩国难以承受。世贸组织的报告指出,韩国2019年1-7月累计出口额为3173.36亿美元,同比减少8.94%,在世界十大出口国和地区中降幅最大,这让文在寅政府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更麻烦的是,明年4月,韩国将举行四年一度的国会大选,300名议员中的三分之二是通过全民选举产生的,这对文在寅来说是一大考验。文在寅任期已经过半,但内政外交问题很多,其支持率已由当初的80%下降到40%。文在寅力促的半岛无核化和美朝和解已陷入僵局,外交得分很难。而经济是韩国民众最看重的,但目前韩国经济、社会形势严峻,出口持续十多个月下滑,经济不振,就业率低下,老龄化问题加剧,贫富差距拉大。如果韩日关系继续僵持恶化,明年韩国国会的大选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视频截图来源:央视网   在此严峻情势下,青瓦台一方面设法安抚国内反日舆论,让民众保持克制,避免情绪过激,另一方面在坚持“政治正确”的同时,通过一些途径向日方发出了愿意和解的信号。以下四个方面,引人关注。   一是在日本遭受“海贝思”台风后,文在寅总统和李洛渊国务总理均对日方的灾情表示了慰问,日本明白汉城在此特殊时期进行慰问的真实意图。   二是借日本新天皇正式即位之机,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赴东京参加即位典礼,捎去了文在寅致日本首相安倍的亲笔信。李洛渊在日本当过多年记者,被日韩双方认为是韩国的“知日派”和“务实派”。10月24日,李洛渊终于见到了安倍,据报道,会见气氛融洽,双方达成了不应放任韩日关系日趋恶化的共识。   10月27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暗示了日本对解决韩日对立问题的积极态度,强调“‘调和’的氛围正逐渐形成”。两天后的29日,即李洛渊返回汉城后的第二天,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金仁澈就强征劳工对日索赔判决问题表示,韩方“在持续与日本沟通,寻找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三是在本月初举行的东盟系列峰会上,文在寅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隔13个月后会面沟通,为改善韩日关系探路。青瓦台发言人高�G廷11月4日在新闻稿中称,两位领导人当天“在诚挚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11分钟的对话,并一致认为两国关系非常重要,并就通过对话解决两国正在面临的问题达成共识。两位领导人都希望两国外交部门通过官方渠道开展的协商能够早日取得实质性进展。文在寅提议可在必要时举行高级别会谈。安倍晋三表示将尽一切可能寻求解法”。      视频截图:文在寅与安倍在东盟系列峰会上握手(来源:好看视频)   四是在“文安会”举行的同时,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访问日本。11月5日下午文喜相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发表演讲时,就二战劳工受害者赔偿问题提出“新的解法”:建议通过韩日两国企业和国民自发捐款筹措赔偿金。   二战劳工受害者赔偿问题和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续约问题,是当前韩日关系中的焦点问题,后者不仅涉及日韩两国,还涉及美国等国家。美国对韩日的劳工赔偿争端和经贸问题显然不会感兴趣,但对军情协定问题则态度鲜明,不仅要求韩国续约,而且几乎是在逼迫韩国必须这么做,韩国因此承受着很大压力。   最近,韩国与美国正在就《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SMA)进行谈判。蹊跷的是,美国不仅比往常大大提高要价,而且要求韩国支付朝鲜半岛以外的美军费用,总计高达47亿美元,这显然是韩方无法接受的。但美方逼得很厉害,不仅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的高官同时与韩方谈,而且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也将于15日亲临首尔,与韩国国防部长郑景斗一起主持谈判。美方表示,除了房屋开支问题,还要就“半岛安全局势及两国安全合作等关切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目前,韩国政府仍表示将坚持其立场,即在日本没有改变对韩“限贸”态度的情况下,无法续签韩日军情协定。然而,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近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开向韩方施压,称韩日军情协定问题将成为此次SMA会议的重点议题,希望该问题能得到解决。看来,首尔很难顶得住来自华盛顿和东京同时施加的强大压力。      视频截图:李洛渊出席日本天皇即位仪式后会见安倍(来源:好看视频)   有舆论分析认为,韩日关系在经过剧烈动荡后,有可能趋于缓和,这种缓和既有韩日共同需要,也有来自外部很大压力的因素。但这种缓和,很大程度上属于“应急缓和”和外部促成的“硬缓和”,韩日之间的根本问题实际没有解决。   从一些言论看,日本方面比韩国要谨慎得多。日方官员称,韩方提出的解决昔日韩籍劳工赔偿问题的新办法并不可行,韩国提议让日方企业也筹款,岂不等于是让日方赔偿?而韩国国内民众又认为青瓦台脊梁骨不硬:为什么日本当年造成的强征劳工问题,要让韩国企业来筹款和通过民众自愿捐款最终解决?   另外,日本舆论质问韩方,文在寅和安倍在东亚系列峰会期间总共才交谈了11分钟,这么短的时间能在两国间这么复杂敏感的问题上达成重要共识吗?这分明是韩方出于国内政治需要,在故意拔高调门、渲染气氛。   由此可见,韩日关系的和缓之路,还很曲折艰难,文在寅里外受压的处境还将延续。   (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